万书吧 > 修真小说 > 凡世歌 > 第二十章 蜀山的少年(一)
    自从女帝的弟子来到蜀山,这山上的氛围就跟过去大不同了。原本庄严肃穆的课堂,因为柳莺莺的到来而充满欢声笑语。柳莺莺是个爱笑的人,她的笑声像是滑腻的小蛇,竟往心坎里钻。班上的男同学起初对她都是敬而远之,偶尔偷看一眼便马上低下头去,假装认真学习,再偷看一眼。没想到柳莺莺将一切看在眼里,谁若看了她,她便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充满骚气的眼睛肆无忌惮地回看你,看到你全身发麻,脸红心跳不得不与她对望为止。

    这个时候,柳莺莺会再进一步,向你勾勾手,你便会诚惶诚恐地爬到她的足下,至此成为了消遣快乐的奴隶。柳莺莺身边已经聚集了一大票心甘情愿为其驱使的师兄弟们了,每到下课时间,他们便会来到柳莺莺身边,对她大献殷勤,偶尔被打个嘴巴,反倒像是获得了赏赐似的,开心的几天不会洗脸呢,大概柳莺莺将裹脚布塞到他们嘴里,他们也会心甘情愿地吃下去吧。

    一个女人的魅力能至于此,也不得不让人心生佩服。要知道,世上美丽的女人多如牛毛,看第一眼惊艳,看第二眼享受,看第三眼迷恋,长长久久地一直看下去就没了意思,甚至觉得乏味。

    柳莺莺却不一样,她的骚和媚仿佛融入到骨子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惹的你浮想联翩,惹的你牵肠挂肚,惹得你愿意为了她抛弃妻子,放弃现下拥有的一切。

    柳莺莺是个绝无仅有的女子,因为她的出现,一直死气沉沉充满对立的讲学堂变得热闹起来,变得欢快起来,这真是五年以来头一遭啊。

    柳莺莺还有个本事,便是生了一副伶牙俐齿,能言善辩,锱铢必较。明月峰的女弟子因为是蜀山唯一的女性,本来充满了优越感,一个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哪怕长得猪的模样,因为是个母的,也能够得到师兄弟们的关注和疼爱。

    但自从柳莺莺来了,所有的男生哪怕是上课的老师,他们的目光中便只存在柳莺莺一个,再也不能容纳下其他人了。这引起了明月峰女弟子的愤怒,为此前来找茬不是一个,但柳莺莺天生拥有一副伶牙俐齿,总能将她们挖苦奚落的言语清淡随意地怼回去,怼的你想破口大骂骂不出,想哭哭不起;怼的你除了气急败坏地跳脚再也做不出任何事了。

    这便是柳莺莺的本事,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拿她没有办法,无可奈何地被她牵着鼻子走。

    客观来说,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到与她相庭抗理,那便是冷宫月,但即便以冷宫月的气场在柳莺莺面前似乎也逊色了几分,那冷若冰山,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与柳莺莺的市侩、妖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引天下男人折败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的气质形成鲜明的反差,而这反差,并没有让身边人更看重她。若没有柳莺莺,人们会对冷宫月依旧报以远望欣赏的态度,而在柳莺莺出现以后,大家便丧失了兴趣,一股脑地投奔到柳莺莺的怀抱中,任她娱乐消遣,甚至侮辱践踏,也是心甘情愿,乐此不疲。

    当然,冷宫月从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因为她是冷宫月,是千里之外的一座神圣冰宫,是整个九州最高傲的那个人。冷宫月天生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对于她的美仅限于欣赏,绝不想把玩。或许这本身也是一种悲哀,若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愿意把玩自己,那高傲又有何意思。

    更何况,冷宫月身上还有一个隐疾,便是她的体质,她常年持有雪尘,为雪尘神剑的寒气入侵,身上有着严重的冻伤。在这冻伤之外,因为寒气入体的缘故,任何人想要与她亲近都不容易,都需要面对寒气的进逼,冷宫月不止一次的试着和白羽亲昵,全部以失败告终,久而久之反而有些想念沈飞了,犹记得沈飞是唯一一个只用一只手,便将雪尘剑上的寒气逼回去的男人。

    想到与白羽未能完成的肌肤之亲,冷宫月在遗憾之余却又生出一分遐想,对于沈飞躯体的遐想,那有棱有角的身体现在想来真是人间极品。每到此时,她总会觉得羞耻,自己堂堂明月峰峰主继承人冷宫月,怎么最近总是在男人身上打转,怎么会生出如此下流下作的想法,实在为人不耻。自我鞭挞一番,脸上的红晕却越盛,大概是进入了思春的年纪吧。但冷宫月绝不会想着变成柳莺莺那样,本心里她是看不起柳莺莺的,特别是在柳莺莺与邵白羽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之后,在冷宫月想来,这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浪荡女人,无心的对视就会脏了自己的眼睛。

    柳莺莺和冷宫月,不知何时开始,堂堂讲学堂变成了两个女人的舞台。

    男人的战场是天下,女人的战场是男人,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从无例外。

    而这讲学堂内最出类拔萃的两个女人,却同时对邵白羽动情。沈飞下山接近两年,这两年时间白羽没有一刻荒废,他更加成熟了,也更加英俊了,雪白长衫垂地,月白缎子蒙在眼上,手持鸿鹄仙剑,腰系两仪无相剑,肩上披着一块狐皮。这是一块完整的雪狐狐皮,狐狸的五官清晰可见,披在右肩上像是一幅护肩铠甲。这是冷宫月在白羽过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礼物,据说是她从寒宫中带出来的东西,是和雪尘同样亲近贴身的物件。这样重要的东西送给白羽做礼物,可见其意。

    邵白羽自知礼物的贵重,便也回敬一礼,他回送的是一块玉佩,是自小戴在身上的玉佩,是母亲送给他的礼物,也是现在唯一随身携带的有关母亲的记忆。两人交换信物,等于变相的私定终身。若沈飞还在蜀山,见此情景不知会作何感想。大概南山月下,冷宫月的记忆被黑衣人取走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便已经被彻底切断了吧。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是老天的一个无聊玩笑。

    沈飞曾经最爱的女人却与最好的兄弟私定终身,天意便是如此难以捉摸。

    目前来看,邵白羽是最大赢家,他虽然几次为炎天倾羞辱,但都因祸得福,苦苦追寻的修仙之路反倒变得畅通无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