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吧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六章 金刚不坏
    丹尼尔走了许久,终于回到了营地附近。

    他本以为,自己至少能见到留守在那里的三个人,但一股从风中飘来的血腥味,让他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头……

    果然,他一踏入营地,就看到了满地的血污,和两具尸体。

    那第一具,是昆特,他的身体被分成了两部分,腹部以上的部分趴在一棵树边,腰部以下的部分则倒在距离那棵树五米远的地方,其腹部那一截已经不见了,或者说……洒了一地;从伤口看,昆特好像是被某种生物用蛮力强行撕开的,断气前他的上半身还往前爬了几下的样子。

    而另一边的第二具尸体,则是kunny,虽然她没有被分尸、只是仰面朝上平躺在地上,但其整个人从头到脚都被“剥烂”并“挖空”了,要形容的话,就像一盒被吃空的人形竹筒饭。

    如果说昆特的死状看起来还有那么一点像是野兽袭击所致,那kunny的死状就绝对是“怪物所为”了,因为这世上没有一种已知的动物会把猎物弄成那样,即使是人类……这也不是正常人做得出来的。

    kunny的尸体甚至让有着“造型师”之称的丹尼尔都觉得不寒而栗——尽管他已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杀人狂了。

    “居然还有活口……”丹尼尔扫视了一下现场,很快发现,留在营地的第三个人——梅尔,还活着。

    这位身形矮小、性格有些内向的印度裔女厨师,本是丹尼尔觉得会比较早死的一个人,他认为,除了废物何怀之外,梅尔应该就是这群人里最弱小的一个了;没想到,她如今却是比具备体力优势的昆特和“一直在充分发挥自身特长”的kunny活得更久。

    “嘿!嘿!快醒醒。”丹尼尔在确认了周围没有埋伏后,大步流星的来到了昏迷在地的梅尔身旁,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欲将其唤醒。

    虽然丹尼尔在返回营地的路上是打算一回来就杀光所有人的,但眼下情况有变,他决定还是再演一下,先问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再做计较。

    “唔……”在丹尼尔的呼唤下,梅尔迷迷糊糊地呻吟了一声,苏醒了过来,接着……她就看到了地上的尸体。

    “啊——”在一段短暂的反应时间过后,梅尔就双手抱头,大声尖叫起来。

    她这反应,基本已经告诉了丹尼尔,她是在昆特和kunny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之前就昏过去的。

    “冷静点儿!你现在很安全!”丹尼尔这会儿已经把斧子丢在了一旁,他用自己那双有力的大手抓着梅尔的肩膀摇了两下,沉声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或者告诉我你最后记得的事也行。”

    听到“安全”两字后,梅尔的泪水便夺眶而出,随后她又一边颤抖一边调整呼吸,花了几分钟才让自己的呼吸平复,到这时,她才堪堪能开口说话。

    “我……我只记得我们三个坐在那儿聊天,然后……我听到了嗥叫声,那不像是动物的嗥叫,更像是……”梅尔说到这儿,似乎因恐惧而陷入了某种痛苦之中,其表情变得很扭曲,“……总之,那声音非常可怕,直接就灌进了我的脑子里,那个瞬间我觉得我的头都快炸了,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不像是在撒谎,至少丹尼尔看不出任何撒谎的迹象,而且也想不到她撒谎的理由。

    现在摆在丹尼尔面前的问题是以下几个:一,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二,那吼声的源头会不会是某个使用声音异能的能力者?会不会就是冉向天?三,不管行凶的是人还是怪物,他为什么只杀了昆特和kunny,但留下了梅尔?

    在唤醒梅尔之前,丹尼尔已经对现场和周边做过一些简单的勘察了,他并没有找到野兽的脚印;人类的脚印确有不少,但因为这营地到中午为止还有八个人在,来回走动很频繁,所以他也无从分辨下午有没有别人来过。

    梅尔昏倒的地方就在火堆的边上,离那两具尸体比较远,其身上也很干净,完全没沾到血迹。

    那杀人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反正在他离开这个营地的时候,俨然是连一滴血的痕迹都没留下,所有的血污都集中在两具尸体的周围。

    这种状况,站在一个能力者的角度去思考,可能的解释就是:那个凶手杀完人之后直接“飞起来”离开了现场。

    “你别怕,深呼吸,休息一会儿。”丹尼尔见问不出太多有用的东西,就随便敷衍了梅尔两句,然后又去捡起了斧子,“我现在就去沿着标记找冉兄,如果他还活着,这会儿肯定已经在返程中了,我过去接应他一下,以免他也遭遇不测,你在这儿等着,如果有其他人回来……”

    “不!”丹尼尔话还没说完,梅尔就起身走向他,“别丢下我!别让我一个人待在这儿!”

    “总得有个人待在这儿,不是你,就是我……”丹尼尔道。

    “你跟我一起等在这里吧!”梅尔道,“你也说了,冉先生他肯定已经在返程了,我们再等一会儿就……”

    噗——

    这回,是丹尼尔打断了梅尔的话,而他用的方法是——一斧子劈在了梅尔的颈侧。

    丹尼尔毕竟是能力者,他都没怎么用力,斧刃就轻易地割裂了梅尔的脖子,并斜着斩断锁骨、深深嵌了下去。

    呲——

    下一秒,大量的鲜血从梅尔的伤口处喷了出来,丹尼尔像是淋浴一般站在那片洒落的血雨中,用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望着梅尔道:“唉……让你等在这儿,多活一会儿不好吗?”

    梅尔没能再发出什么声音,她一脸震惊地看了丹尼尔几秒,接着就两眼一翻,栽倒在了血泊中。

    刚才丹尼尔不杀她,是想问她话,但当丹尼尔问完并发现她提供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后,就觉得她没什么用了,留着她也行,因为杀死昆特和kunny的凶手没杀她这点或许可以利用,但眼下她试图去妨碍丹尼尔的行动,丹尼尔便失去了耐心,随手就将她砍了。

    “呼……”丹尼尔收回了斧子,将其丢在脚边,然后看着还没死透、仍在地上抽搐的梅尔,长吁了一口气,再道,“可惜啊,你不是我的菜,要不然我怎么着都能找到个理由让你再多活一段时间。”

    说到这儿时,他转身从旁边的地上拿起了一瓶水,拧开盖子,用水冲了冲自己脸上的血,又喝了一口。

    “其实你应该感谢我,给了你一个痛快,毕竟……像你这样的老实姑娘,本就不可能活太久的。”丹尼尔说话时,饶有兴致地俯视着正在大出血梅尔,仿佛在看欣赏一幅动态的、鲜艳的油画,“和你相比,那个自称kunny的女人可狡猾多了……”

    他顿了顿,接道:“你知道昨天她和泰……哦不……和贾马尔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吗?”由于对方不知道泰格的真名,他还是用了贾马尔这个称呼,“呵……其实真的什么也没发生,贾马尔说的句句是实话;kunny不但没有帮他挖陷阱抓野猪,还在回到营地时故意装出好像被贾马尔给欺负了样子,贾马尔压根儿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只觉得莫名其妙,但是……”他又喝了口水,“……我却是一想就明白了。”

    他瞥了眼kunny的尸体,继续说道:“其实理由很简单,那个女人很精明,她不会从一开始就把赌注全都押在一个人的身上,虽然昨天下午她同意了和贾马尔同行,但在确认对方有多少利用价值前,她并不打算让贾马尔尝什么甜头。

    “结果……通过观察,kunny很快就发现,此前在众人面前表现很强势的贾马尔,实际上是个连头野猪都搞不定的男人,而且他也没有展现出别的什么过人之处。

    “与之相比,冉向天这个‘野外生存专家’无疑是个更有用处的存在。

    “得到这一结论后,kunny便改变了策略,于是就有了后来晚餐时的那出戏码。kunny成功地用这种方法把贾马尔从‘领导者’的地位上拉了下来,换成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冉向天。

    “只是,她也没料到,没过多久她就得知了燕无伤是个能力者的事,这一变故,让她原本要去讨好冉向天的计划又产生了变化。所以今天上午,你看她一直都在往燕无伤的身边凑。”

    丹尼尔说话间,已喝完了整瓶水,他把瓶子一扔,又道:“在我看来,你能比那种心机深沉的女人多活上这一时三刻,已经算是走运的了。”他微顿半秒,皱眉道,“话说……你还真能撑啊,怎么还没死啊?”

    此刻,梅尔的双眼已经翻白,身体也不再剧烈抽搐,就连伤口的血也都不怎么流了,但她的胸膛还在有规律的微微起伏,说明她仍在呼吸。

    “算了……我就当做做好事,帮你早点解脱了吧。”丹尼尔也没多想,他顺势就抬起右脚,打算踩爆梅尔的头送其归西。

    丹尼尔好歹是个强级能力者,以他的身体能力,不用斧子杀人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就在他准备把脚跺下的当口,忽然……他察觉到了什么。

    这一变故,让他急忙转身,看向了自己左前方的那片丛林。

    一息过后,一道人影从密林中走了出来,现身在丹尼尔的视线中。

    “哼……”看着冉向天身上的血迹,丹尼尔发出一声冷笑,“看样子,泰格终究是没能把你搞定啊。”

    冉向天没有急着回话,他先是快速观察了一下营地里的状况,才用冷冷的语气应道:“是你杀了他们?”

    “呵呵呵……”丹尼尔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用阴恻恻的笑声给对方施压,并接道,“这个嘛……谁知道呢……”

    而此刻的冉向天呢,除了手上拿着一把砍刀,腰间还藏了一把匕首和一把手枪外,其精神状态,也早已进入了战斗的节奏。

    因为,就在一个多小时前,冉向天在丛林里受到了泰格的突袭……

    起初,冉向天还以为泰格突袭他是为了夺回这个小团体的领导权,但由于泰格也是那种喜欢在打斗中叨逼叨来显示自己游刃有余的家伙,所以冉向天在和泰格交手的过程中,不但知道了对方的真名,还得知了丹尼尔和泰格已经结盟。

    丹尼尔和泰格无疑是计划好了的,由丹尼尔去对付燕无伤,而泰格去突袭冉向天;只要把燕冉二人杀死,剩下的人对这两人便构不成任何威胁。

    可惜,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同为并级能力者,泰格却在占有先手优势的情况下被冉向天反杀,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你这疯子……”冉向天又看了两眼地上那惨不忍睹的尸体,以及生死不知的梅尔,怒道,“虽然我自认也不算什么好人,但你居然连没有抵抗能力的女人都杀,而且还把尸体弄成那样……你根本就不是人!”

    “呵呵……随你怎么说吧。”事到如今,丹尼尔已没有必要再去掩饰自己的本性,他狞笑道,“总之,你能自己出现在我面前,倒是替我省了不少事儿,我还真怕你利用你那所谓生存专家的技能躲进丛林里去,那样我还得费力去找你。”他舔了舔嘴角残留的鲜血,一脸猥琐地接道,“当然了,看到回来的是你,而不是泰格,我也是有点小失望的……呵,我本来还想欣赏一下泰格被我偷袭时的表情,现在是看不到了……”

    丹尼尔自信满满,他认为在一对一的前提下自己就不可能输,别说是冉向天这种一看就不超过并级的家伙,即使面对更上位的能力者,丹尼尔也丝毫不虚。

    事实上,在冉向天现身的那一刻,丹尼尔就已经在脑子里谋划如何将对方剁碎了。

    谁知,和刚才他想踩爆梅尔的头时一样,就在他准备对冉向天使用能力时,又有异变发生了……

    “哦?还有三个人呢,看来我走得还是有点快啊。”

    这句话,从丹尼尔的身后传来。

    和冉向天不同,说这句话的人,并未让丹尼尔提前察觉到任何动静,直到其话音响起前,丹尼尔都不知道有人靠近了。

    当然,这还不是最恐怖的,真正让人头皮发麻的是……丹尼尔听出了,说话的人是燕无伤。

    “你……”丹尼尔木讷地转头回望,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而进入他视线的,是个上半身赤膊,下半身穿着条短裤(原本是长裤,但裤腿在砍腿的时候也被砍断了)的男人。

    人如其名,此刻的燕无伤,其全身上下……至少在他露出的那些皮肤上,看不到任何伤痕;这个在不久前分明已经被剁成杂碎的男人,这会儿却不可思议的、完好无损的站在了这里。

    “还好,难缠的家伙只有一个,估计也不会太费劲。”燕无伤淡定如故,念叨完这句后,他便抬手朝丹尼尔做了个“请”的手势,“你们继续吧,我保证不在你们分出胜负前出手偷袭。”

    丹尼尔和冉向天都不是省油的灯,燕无伤这么一说,那两位反而不会动手了。

    局面,陷入了僵持。

    但很快,稍稍冷静下来的丹尼尔,似是想通了一些事……他当即又露出一丝笑容,暗忖道:“呵,原来如此,差点儿就被这小子给唬住了……

    “其实稍微想想就能明白,中了我‘死国之贽’的人是瞬间死亡的,所以他理应是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

    “退一步讲,就算这小子聪明绝顶,成功猜出了我这能力的施术范围和即死效果,但也绝不可能猜到其限制(对同一个人只能使用一次)。这样考虑的话……他觉得我很‘难缠’也就很好理解了。

    “虽然暂时还不清楚他是怎么‘活过来’的,但也没什么好怕的;他现在故作镇静地旁观,无非就是想通过我和冉向天的战斗来观察我的能力原理,这就足以证明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赢我……”

    丹尼尔正这么想着呢,燕无伤却好似看穿了他的想法般,冲他说了句:“哦对了,顺带一提,我指的‘难缠的家伙’,不是你,也不是冉先生,而是她。”

    其话音未落,躺在地上的梅尔竟猛然站了起来,她那起身时的动作宛如提线木偶、极为诡异,而她起身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嘴长大到一个十分夸张的幅度,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恐怖嗥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