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吧 > 历史穿越 > 大唐官 > 5.老赞普升遐
    在国家的另外一侧边境上,唐蕃间原本一触即发的战事,因皇帝集团在朝堂上的惨败,而被完全消弭:陆贽很快接手了西北营田大权,严令陇右、河西和安西北庭的唐军不得随意越境挑衅,而是继续垦辟田畴,积蓄粮食,此外利用丰安城的水运,把运载物资的船只送抵到兰州一带,增强守备力量。

    牟迪赞普只能继续呆在鄯城里,对唐军不出战非常失望,他往南眺望着交易不绝的赤岭日月山,心中忧虑着兄长的死,到底会给大蕃带来何种结局。

    但他后来才知道,牟尼忽然的去世,只不过是开始。

    自从京师内的娘.定埃增曾提出过“以禅位的赞普赤松德赞为旗帜,希望赤松德赞再度出苑主持政务,唐军和凉州的牟迪全力支持”的设想方案后,禅位隐居的赤松德赞也迎来了恐怖的命运结局。

    因此方案被蔡邦家族和尚绮心儿听到后,更是下定决心:“光杀牟尼还不够,得将老赞普也给解决掉。”

    否则赤松德赞继续在虎之苑内,对蔡邦家族的专权,永远是个潜在威胁。

    牟尼赞普,正是被这群贵族联合起来害死的,他们将绝命的毒药放入牟尼的茶盅里,牟尼在不知觉的情况下将其饮下,然后毒性发作,临死前自知到被人坑害,便坐在地上,背靠宫墙,口吐着白沫对近侍说:“我要死了,去保护我的师父莲花生,去保护波雍妃和她的孩子......还有,去保护我的父上......”

    接着牟尼死去,在气绝前,他的心情是灰色而绝望的。

    他是因为推行均贫富的政策,而被居心叵测的贵族们给害死的,而我一旦死掉,这个高原怕是再无革新的勇气,会彻底败亡的。

    “大蕃的百姓们,完了......”牟尼带着这样的懊恼,像座苍灰色的雕塑般,于原地瞑目死掉了。

    阳光顺着窗牖,照在他年轻的脸上。

    他死去后,贵族们掩盖真相,蔡邦.芒措为首,还有他妹妹蔡邦王后,青海的诸侯尚绮心儿、论莽热、御前本波师香日乌勒,及大大小小的贵族、苯教师等,无不欣喜若狂,对外就说牟尼是因妄信佛教,而被神灵惩戕而暴死的。

    接着桑耶寺里,莲花生只身逃逸,据说回了天竺。

    一度,当听说唐家要拥戴牟迪打过来算账,吓得这帮人惶惶不可终日,可又听闻唐家内部生变,反正唐军又按兵不动,便又聚集起来。

    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问题,是这片高原上,没了赞普。

    “把我的牟汝从流放地召回,他是我最亲的儿子,也是虔诚的苯教徒,等到他回来为赞普,我们就能名正言顺地灭佛崇苯了!”蔡邦王后没有任何犹豫。

    然后这帮人,就计划着要杀老赞普。

    赤松德赞去了虎之苑后,身边是爱妃波雍,还有他和波雍妃所生的儿子。

    蔡邦家族的计划是一个不留,统统根绝掉。

    因赤松德赞的东岱禁兵,大部分都战殁于平戎道,后来贵族们趁机用各自私兵取代禁军,围在赞普宫殿四面。

    在如此态势下,弑杀老赞普就变得非常容易。

    当雷电劈中了红山,龙川上春洪爆发,白色的电光中,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赤松德赞,而今衰老、无助,他蜷缩在一方毯子上:外院全是蔡邦家的武士,其中几位全身贯甲的提着一个木盒走入进来,将盒子扔在老赞普的面前。

    赤松德赞颤抖着双手,将盒子给打开。

    里面是一双惨白的女人手,还有一双同样惨白的小孩之手。

    是波雍妃,还有本雍仲和她所生的孩子的!

    赤松德赞彻底疯了,他抱住盒子,又想起儿子牟尼不明不白的惨死,是号哭不已,破口大骂,将来蔡邦家族的陵寝也不会有好下场,本雍仲诅咒你和你全族,全都会获得尸骨不得安的结局!

    然后,他面前的那位武士,沉默着拔出了佩剑......

    逻些城很快发布消息,禅位的伟大的赤松德赞,因为伤心儿子牟尼的突然过世,也“dgung du gshegs”了,这个蕃语词汇的意思就是“升遐”。老赞普的尸骸正静静停放在宫殿里,待到一年后便可以让苯教师为尸骸做“btol”的仪式,汉话大约是“剖殓”的意思:苯教师把尸体给剖开,然后去除脑子,塞入珠玉代替,去除五脏,塞入黄金代替,拔去牙齿,用银质假牙代替,再做香料防腐的处理,处理完毕后,便把尸体藏入到某种秘密的岩洞里摆放,用大批牛羊祭祀,再过一年便可以正式发丧、下葬。

    当然同时发布的消息还有一件,老赞普的各位妃子,特别是波雍妃,自愿为赤松德赞殉死,现在已实现了自己坚贞的愿望。

    逻些王城里,头戴赞夏高帽,穿着绯红色衣衫的一队贵族武士,正骑着骏马,往西疾驰而出,他们要去迎接牟汝来当新的赞普。

    道路两侧,无数衣不蔽体的百姓都匍匐跪拜下来,马蹄扬起的尘土将他们给吞没掉了。

    但随即,百姓们就发动了很大的骚动和不安。

    牟尼赞普升遐,现在老赞普赤松德赞也升遐了,谁来主持这个国家?他们之所以千里万里跋涉,汇聚到逻些来,就是准备领取赞普颁布的“均贫富”的敕令,他们多希望能和贵族、僧侣们平均下财富,就算不平均,能匀些田产、牲畜或青稞给他们也好啊!

    因为实在是活不下去了。

    军事惨败,风雪灾难,颗粒无收也就罢了。可自从唐蕃开互市贸易以来,贵族们用大批物产,从唐家那里交换来很多的茶、丝、器皿、纸张,也有许多数量的铜钱——贵族们的经济愈发强大,他们用钱到处放贷,或者购买田产,贫苦的人们开始背负沉重债务,越来越多的自由人沦为贵族的奴隶。

    所以牟尼的“均贫富”,是穷人们最后一丝希望。

    然而牟尼赞普不明不白地死去。

    大伙儿都绝望了,很快哭声蔓延开来,无法遏制。

    人群里一名头发蜷曲的壮汉,强忍着痛苦,将自己的母亲扶起,然后又搂住妻子和数个饿得嗷嗷叫的子女。

    “许布岱则啊许布岱则,我的儿,要是早知是今日的结局,当初你还不如就作为俘虏留在唐土,何必千里迢迢回到这高原来?最后要和我们一起死去,这片高原现在没有王法没有温情,只剩冰冷残酷的风雪了。”老母亲捧起许布岱则黝黑而又坚毅的脸庞,哭着如此说到。